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
联系大家

电话:0539-8207835
传真:0539-8207825
邮编:276000
Email:qy_lawyer@163.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京路31号府佑大厦6楼西首

启阳案例当前位置:88必发手机版网站 > 启阳案例

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诉华能临沂发电有限企业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来源:88必发官网编辑: 启阳律师时间:2018/7/30 17:52:26 浏览:

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诉华能临沂发电

有限企业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济南铁路运输法院(2017)鲁7101民初110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

被告:华能临沂发电有限企业

 

案件事实经过:

2017年10月12日,原告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以下简称岚山管理处)因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将案外人宇启企业(以下简称宇启企业)列为被告提起诉讼,起诉状诉称“2017年1月3日至今,被告人共欠岚山管理处运费880220.30元,滞纳金615273.98元,经岚山管理处多次催要,被告仍不按时支付。”济南铁路运输法院受理后立(2017)鲁7101民初98号案;为证明其主张,岚山管理处向法院提交了其签发的托运人为宇启企业、收货人为华能临沂发电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华能企业)的铁路货票等证据;2017年11月30日,法院根据原告岚山管理处的申请,追加华能企业为被告并通知参加诉讼;2017年12月5日,法院根据申请,作出准许原告岚山管理处撤诉的裁定。

2017年11月22日,岚山管理处放弃对宇启企业的起诉,将前述98号案对宇启企业的诉讼请求单独对华能企业提起诉讼,济南铁路运输法院立(2017)鲁7101民初110号案。

2017年3月10日,在本案之前,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鲁1302民初353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冻结)宇启企业在华能企业到期债权165万元;2017年6月23日,兰山法院作出(2017)鲁1302执3339号实行裁定书,裁定提取在华能企业的到期债权;2017年11月28日,兰山法院将后经核实的宇启企业债权(运费)1469659.64元从华能企业提取。

2017年8月7日,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因日照市岚山区陆港筛选队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了(2017)鲁1102执1386号民事裁定,并向华能企业送达了协助实行通知书,冻结了被实行人宇启企业在华能企业处的到期债权15万元。

起诉书送达后,华能企业授权88必发官网代理诉讼。接受委托后,启阳律师事务所指派能升华、张宜廷律师担任该企业一审代理人参加诉讼。

 

能升华、张宜廷律师答辩代理意见

 

一、华能企业并非涉案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的项下运费付款义务人,岚山管理处起诉请求华能企业支付运费及滞纳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本案系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合同双方除应遵守合同约定外,还应当依据合同法、铁路法、国务院《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铁道部《铁路货物运输规程》等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的规定。在铁路货物运输合同中运费的数额及支付义务人是运输合同的必要条款,根据庭前阅卷,岚山管理处没有提供与托运人双方签订的书面合同,根据岚山管理处提供的货票中关于托运人的记载和上述《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八条第七款的规定,“向承运人交付规定的运输费用”系托运人即宇启企业的义务。

(二)根据本案岚山管理处、华能企业及宇启企业(托运人)之间的交易习惯、运费的支付方式为:托运人与岚山管理处签订运输合同建立运输合同关系,并支付运费→指定华能企业为受票人→岚山管理处收取运费并向托运人出具受票人为华能企业的运费发票→托运人持发票向华能企业请求支付运费款。华能企业与岚山管理处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运费结算关系。以上支付方式完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三方长期合作形成的结算惯例。

(三)岚山管理处据以向华能企业主张运费的《合同法》第292条,系第十七章“运输合同”第一节“一般规定”中的条款,其适用范围既包括客运也包括货运,既包括铁路运输,也包括公路运输、水路运输和多式联运,故概括规定了“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应当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但作为具体运输合同中的运费支付义务不可能由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共同支付,也不可能由承运人任意指定,而是应当由运输合同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合同没有明确约定的,应当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部门规章、交易习惯确定。在《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明确规定托运人应当承担“向承运人交付规定的运输费用”义务的情况下,岚山管理处依据《合同法》第292条向华能企业主张运费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和三方长期形成的交易习惯。

(四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五条(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的规定,假定岚山管理处与托运人约定运费由华能企业支付,在没有经过华能企业书面确认的情况下,对华能企业不发生法律效力。

综上,支付本案运费的义务人为宇启企业,岚山管理处无权请求华能企业支付涉案运费及相关的滞纳金。宇启企业作为运输合同的托运人、岚山管理处主张“委托代理合同”的受托人,是本案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岚山管理处未将宇启企业作为被告而直接起诉华能企业,违反了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其结果将容易误导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

二、关于《合同法》402条的规定在本案的适用问题。

(一)《合同法》402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岚山管理处在本案诉状中依据该条向华能企业主张运费,证明其认可其与托运人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但其主张华能企业与托运人存在委托关系并没有证据证明。首先,托运人系以自己的名义与岚山管理处建立运输合同关系,在合同中指定受票人为华能企业,仅说明华能企业基于买卖合同的约定是最终的运费承担人,而非运输合同中的运费付款人;第二、华能企业没有向托运人出具授权委托书;第三、如果华能企业委托托运人与岚山管理处鉴定运输合同且岚山管理处知道,应当依照《合同法》402条规定在第一时间就涉案运费向华能企业提示付款。而在事实上,岚山管理处在运输合同成立至起诉前,从未向华能企业提示付款。以上事实证明,岚山管理处在运输合同签订时,并不知道托运人与华能企业存在所谓的“委托关系”。本案不存在运输合同直接约束收货人的要件。

(二)基于《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八条第七款关于托运人应当“向承运人交付规定的运输费用”的规定、岚山管理处在运输合同签订后没有在合理的时间内向华能企业提示付款的事实、岚山管理处在2017年10月12日起诉状中“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托运人)仍不按时支付”的陈述,以及岚山管理处先是在诉状中将华能企业列为第三人而后又将华能企业删除的情形,足以证明岚山管理处明知其与托运人签订的运输合同之约束岚山管理处和托运人(宇启企业),符合《合同法》402条排斥该条规定适用的情形。

综上,本案不具备适用《合同法》402条规定的条件,岚山管理处依此向华能企业主张运费系对事实和法律的认识错误。

三、岚山管理处关于本案的诉讼请求已超过法律规定的时效期间。

(一)根据岚山管理处提供的证据,涉案运输合同的标的承运日期为2017年1月19日至2017年3月1日,根据铁道部《铁路货物运输规程》第19条的规定:“货物运输费用,按照《铁路货物运价规则》的规定计算。托运人应在发站承运货物当日支付费用。对18点以后承运的货物,车站应在货票(格式二)承运日其戳记下注明“翌”字,其运输费用,可在次日支付。由于临时发生抢救、救灾、防疫等情况,在发站支付确有困难,经发送铁路局同意,可以后付或由收货人在到站支付。”岚山管理处自承运之日即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犯,其对涉案运费的请求权时效自即日起开始计算。

(二)根据国务院《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二十二条规定:“承运人同托运人或收货人相互间要求赔偿或退补费用的时效期限为180日(要求铁路支付运到期限违约金为60日)。”的规定,本案时效截止时间为2017年9月1日。

(三)岚山管理处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上述时效届满前,向华能企业请求支付涉案运费,岚山管理处关于本案运费的请求已超过时效期间,依法丧失胜诉权。

四、华能企业应付运费已经全部履行完毕。

2017年3月10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因隋某某诉宇启企业、任某某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了(2017)鲁1302民初3531号民事裁定,并向华能企业送达了协助实行通知书,查封了宇启企业、任某某在华能企业处的到期债权165万。

2017年8月7日,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因日照市岚山区某某筛选队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了(2017)鲁1102执1386号民事裁定,并向华能企业送达了协助实行通知书,冻结了被实行人宇启企业在华能企业处的到期债权15万元。

2017年6月23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向华能企业送达了(2017)鲁1302执3339号民事裁定和协助实行通知书,提取案外人宇启企业、任某某在华能企业处的到期债权1469659.64元。2017年11月28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将华能企业银行存款1469659.64元划拨至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过付款专户。

按照华能企业与宇启企业的结算惯例,宇启企业应当在支付相关费用后,再与华能企业结算。华能企业与岚山管理处没有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至岚山管理处起诉,华能企业没有接到任何要求付款的请求和支付凭证。兰山区法院将上述款项强行划拨系司法行为,华能企业除作必要的说明外,没有权力作相应的审查和阻止。但根据结算惯例,上述款项的划拨应当视为就应付运费与宇启企业已经结清。

综上所述,本案纠纷的发生,系岚山管理处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和行业规范,没有在承运时及时向托运人收取运费,且未在法律规定的时效期间及时主张权利,也没有及时采取保全措施,导致宇启企业在华能企业处的未结运费被其他法院强行划拨,岚山管理处因保全轮后导致目的不能实现后,撤销对托运人宇启企业的起诉,将华能企业作为华能企业另行起诉,明显属于为规避商业风险恶意诉讼的行为,违背了公平和诚实信用的原则。请求法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岚山管理处对华能企业的诉讼请求。

 

济南铁路运输法院认为:

本案系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铁路货物运输合同是明确铁路运输企业与托运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货物运单是合同或者合同的组成部分。本案中,货物运单记载的托运人是宇启企业,承运人是岚山管理处,且货物运单中并未约定由收货人支付运费。因此,本案运输合同的主体是托运人宇启企业和承运人岚山管理处,华能企业作为收货人,不是本案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关于岚山管理处提出的依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的规定,其有权要求华能企业承担法律责任的意见,因岚山管理处未有证据证明华能企业与宇启企业之间存在委托合同关系,对其上述意见,本院不予支撑。综上,岚山管理处向华能企业主张权利的请求,其诉讼主体不适格,应当依法驳回起诉。

 

济南铁路运输法院裁定:

驳回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的起诉。

 

一审裁定送达后,当事双方均未在法定期间内提起上诉,案件审结。代理律师严谨、细致地梳理案件线索、证据,所提意见被法院采信,委托人避免了150余万元的损失,合法权益得到切实维护。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上一篇:临沂市建设工程交易中心与刘某某劳动争议案
下一篇:解某某诉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