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诉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等六企业 买卖钢材合同货款纠纷案

张惠民 2016/3/31 17:49:12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诉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等六企业

买卖钢材合同货款纠纷案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济民二初字第9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

被告:山东华日集团总企业

山东跃通摩托车有限企业

山东蒙德摩托车有限企业

山东华日集团运输企业

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

沂南县华日压铸有限责任企业

案件事实经过:

1996年6月14日,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简称济钢)与山东华日集团总企业(简称华日集团)签订买卖钢材协议,约定:济钢根据本单位生产、库存情况和华日集团的钢材需求计划向华日集团供应总值为2000万元人民币的自产钢材;钢材价格以每批钢材提货时的出厂价计算,钢材的品种、规格、数量、提货时间等具体事宜,由双方签定的供货合同确定;济钢同意华日集团延期支付货款,延付期限最长不得超过5年,华日集团应承担因延付货款给济钢造成的经济损失,延期付款补偿金按银行同期临时贷款利率计算,在每年的2月1日前付清上一年的延期付款补偿金;华日集团必须在2001年7月1日前还清钢材款,未按时付清全部货款、未按规定支付延期付款补偿金,每逾期一日支付欠款总额万分之五的滞纳金。同年7月24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华日集团所有具有法人资格的合资及独资企业作为其担保人,对1996年6月14日所签“协议书”提供保证,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年7月23日,山东跃通摩托车有限企业(简称跃通摩托)、山东华日集团运输企业(简称运输企业)、山东蒙德摩托车有限企业(简称蒙德企业)在担保单位名单表签章,山东华联摩托车发动机有限企业(简称华联企业;被告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前身)由法定代表人张维全个人签章。华联企业是由华日集团与临沂华盛企业集团总企业于1995年6月29日共同出资设立的法人型企业。1997年3月22日,双方又签补充协议,济钢免收华日集团2年(1996年6月14日至1998年6月14日)的延期付款补偿金。1997年10月6日,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约定:济钢根据华日集团建设蒙德企业厂房的需要,向华日集团提供自产钢材;华日集团在提货10日前向济钢提供用材计划,济钢审查后供货;钢材价格实行济钢规定的价格政策,钢材的标准品种、规格、数量、交货地点、时间等具体事宜,由双方签订的供货合同确定;其他内容与第一份合同一致。华日集团以其所属的所有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和控股的企业为其担保。在确定的担保单位名单中,跃通摩托、运输企业、蒙德企业签章,华联企业只有其法定代表人张维全个人签章。上述协议签订后,济钢履行了供货义务。2000年3月17日,华日集团与济钢签订联合发起山东华日(集团)有限企业出资协议书,约定:华日集团出资形式为存量资产折价出资,以现有净资产,按法定程序进行评估构成出资额;济钢以债权转股权的形式出资人民币500万元,具体构成是以华日集团欠济钢延期付款补偿金350万元(1998年的余额18万元人民币、1999年的全额222万元人民币、2000年6月30日前的数额110万元),从华日集团欠济钢钢材款余额中转出150万元,总计人民币500万元;山东华日(集团)有限企业的审批、登记注册等手续,由华日集团全权办理,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2001年9月11日,双方又签订还款协议书,约定:双方确认华日集团于1996年至1997年从济钢提走各种钢材总价值30366138.26元(含运费),至2001年12月30日乙方尚欠济钢货款28866138.26元,至2001年12月30日应承担延期付款补偿金270万元,两项共计31566138.26元,华日集团最迟于2001年12月30日前还清上述款项,如逾期,则按欠款额承担每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如华日集团不能于2001年11月30日前完成山东华日(集团)有限企业的注册登记工作,双方于2000年3月17日签署的出资协议则自动解除,华日集团应于2001年12月30日前还清济钢的出资500万元,如逾期,按欠款额承担每日万分之五的违约金;华日集团以其全资或控股子企业担保本协议的履行。同日,跃通摩托、沂南县华日压铸有限责任企业向济钢出具保证书,承诺为华日集团(上述协议)提供担保。上述协议签订后,华日集团未办理山东华日(集团)有限企业的登记注册手续。因各被告未履行还款责任济钢遂诉至济南中院,请求判令六被告马上偿还货款30 366 138.26元、支付延期付款补偿金620万元。

 

张惠民律师接受指派,代理华盛企业出庭应诉。

 

张惠民律师代理意见:

一、张维全加盖个人名章以华联企业(华盛企业)的名义为还款协议提供担保是违法的.

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华联企业(华盛企业)并未在1996723日和1997103日的两份“担保单位名单”上加盖企业公章,而只是由第一被告华日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并兼任华联企业(华盛企业前身)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的张维全加盖了个人名章,显然违反了我国《企业法》第60条的禁止性规定,属典型的董事、经理以企业资产为本企业的股东提供担保,应认定该担保无效。

二、张维全加盖私章为企业股东华日集团提供担保,原告是明知的。

原告与华日集团1996724日签定的《补充协议书》第1条约定:山东华日集团总企业作为原协议义务主体的资格不变,其所有具有法人资格的合资及独资所属单位,作为其担保人对1996614日所签“协议书”进行保证,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双方1997106日签定的《协议书》第8条约定:为保证本协议的顺利进行,乙方(原告)同意以其所属的所有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和控股的企业为其担保。以上两份协议充分证明:协议签定时,原告十分清楚地知道并接受张维全加盖私章为华联企业股东华日集团企业提供担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4条之规定,原告也应对此无效担保承担民事责任。

三、张维全作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违反《企业法》第60条的规定,为企业股东提供担保,属于超越法定代表人权限所提供的担保;而且原告明知其违法超越权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说明第11条的规定,张维全的代表行为无效,所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行为人自己承担,华盛企业不应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华盛企业连带偿付其3600余万元的货款本息依据不足,应予驳回或判决华盛企业不承担本案民事责任。

 

法院认为:

华联企业为华日集团担保,仅有华联企业董事长张维全个人签章,属于董事以企业资产为本企业股东提供担保,该担保行为无效。济钢与华日集团签订的两份买卖钢材协议,均约定了华日集团以其所属具有法人资格的合资企业作为其担保人,故济钢应当知道华日集团系华联企业的股东,华联企业不承担保证责任。(其余略)

 

法院判决:

一、被告山东华日集团总企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原告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货款30366138.26元。

二、被告山东华日集团总企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原告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延期付款补偿金620万元。

三、被告山东跃通摩托车有限企业、沂南县华日压铸有限企业对上述第一、二项款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四、被告山东蒙德摩托车有限企业、山东华日集团运输企业对上述第一项款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五、被告山东蒙德摩托车有限企业、山东华日集团运输企业对上述第二项款项,即延期付款补偿金620万元中的575万元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六、驳回原告济南钢铁集团总企业对被告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的诉讼请求。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原、被告七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临沂华盛动力机械有限企业避免了3600余万元的损失。



上一篇: 韩某某等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企业某县支企业 保险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姜某某职务侵占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