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邵某某诉邵某、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 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张惠民 2016/3/31 18:14:04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邵某某诉邵某、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

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临民三初字第45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邵某某,男,平邑县人

被告:邵某,男,平邑县人

被告: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

 

案件事实:

2000年以来,原告为发展葡萄种植业,先后从外地引进优质葡萄良种,注册了“仕华”商标、开办了“山东省某县葡萄植物开发研究中心”。原告设计绘制葡萄图案,作为该研究中心的标志,制成室内匾牌,摆放在办公室。被告邵某委托他人在原告家中将匾牌拍摄,并作为其广告内容刊登在被告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下属企业出版的2000年临沂市电话号码簿某县分册上。原告认为二被告侵犯了其著作权,遂诉至法院,请求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损失61.8万元。

 

张惠民、李有学律师接受指派,代理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出庭应诉。

 

张惠民、李有学律师代理意见:

原告邵某某起诉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侵犯其著作权,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驳回。理由是:

一、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原告诉称其制作享有“版权”的、带有葡萄图案的“山东省某县葡萄植物开发研究中心”等匾牌,纯系单位名称的告示牌,不具有独创性,亦不具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特征,,不属著作权法调整的对象。因此,该单位名牌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不享有著作权。故,原告诉称侵犯其著作权,不能成立。

二、在庭审质证证人王某的证言时,证人王某证实被告所拍摄的匾牌是在原告家中,这与被告所举证据相一致,从而证实第一被告邵某在发布广告前,是在征得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到其家中拍摄取得。因此,不存在侵权一说。原告已经同意拍摄其单位名牌作广告,应是自行处分其民事权利,现在又起诉被侵权,与查明的事实不符。

三、原告在庭审中,就其诉称的61.8万元的经济损失,未能提供任何直接证据证实,其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与损失没有关联性。证人证言是旁证范畴,无法说明具体的损失是否存在,以及具体损失的组成,且不能形成证据链。而且,广告活动,不是唯一的营销渠道,与原告诉称的经济损失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此,原告诉称的损失不能成立。

四、被告在拍摄广告时,已经履行了应尽义务,并无任何过错,原告也明知此拍摄是用于给被告邵某作广告,仍然表示同意,这与第二被告无关,第二被告已尽了审核的必要义务,因此,不应承担任何民事责任。

五、原告所起诉的内容主要是其开办的葡萄植物开发研究中心的所谓“著作权”受到侵权,要求赔偿损失。因此,原告以其个人名义提起诉讼,主体不适格。

六、本案制作的广告是在2000年订制,而原告直到20036月才提起诉讼,早已超过了诉讼时效,依法不应予以保护。

 

案件处理结果:

本案经开庭审理,原告于2004312日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3)临民三初字第4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邵某某撤回起诉,山东省通讯企业临沂市分企业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案件审结。



上一篇: 上海花皇日化有限企业诉浙江省义乌市某某日用化学品厂等 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下一篇: 泰州市飞鹿客运有限企业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 有限企业临沂市兰山支企业等 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