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企业诉广西某某工程机械有限企业、贾某某、李某、蔡某、覃某买卖合同纠纷案

张惠民 2016/12/23 13:52:48 阅读数:


启 阳 案 例

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企业诉广西某某工程机械有限企业、

贾某某、李某、蔡某、覃某买卖合同纠纷案

临沭县人民法院(2014)沭商初字第139号等34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13民终2552号案

 

案件当事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卡特重工机械有限企业    (简称卡特企业)

原审被告:广西某某工程机械有限企业               (简称广西企业)

原审被告:贾某某,男,居民,广西企业法定代表人、股东、债务担保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女,居民,广西企业股东

 原审被告:蔡某,男,居民,广西企业股东、债务担保人

 原审被告:覃某,女,居民,广西企业债务担保人

 

案件事实经过:

卡特企业与广西企业自2011年起建立挖掘机销售业务关系,先后签订了2011年度《产品经销协议书》和2012年《产品代理协议书》。自开展业务以来,广西企业共与卡特企业签订买卖合同59份,购买卡特企业挖掘机59台,其中分期付款38份,按揭付款21份。在分期的38份《买卖合同》中,解除2份,结清2份,未结清货款34份。上述57份已履行合同涉及的挖掘机,分期价款共计13419500元,按揭价款共计8743500元,合计价款为22163000元。

为确保卡特企业与广西企业于2012年度至2015年度签订的所有买卖合同和样机协议的有效履行,贾某某、蔡某、覃某作为保证人,与卡特企业签订了《保证担保合同》,向卡特企业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间为:自被担保的主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广西企业于201189日登记设立,注册资金500万元,其中李某出资300万元,蔡某出资165万元,贾某某出资35万元。验资后的2011812日,该500万元注册资金即从企业账户转入李某个人账户。

截止到201312月底,广西企业共向卡特企业支付款项14264860元,扣除广西企业在解除合同的2台挖掘机中应当承担的80000元费用和按揭合同中应当支付的59064.20元的保证金、综合保险费、公证费,卡特企业实际收取广西企业57台挖掘机的货款合计金额为14125795.80元(含按揭贷款6591300元),广西企业尚欠卡特企业分期货款7147440元,欠按揭首付代垫款889764.20元。经卡特企业催要未果,形成纠纷。对此,卡特企业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广西企业偿还卡特企业挖掘机分期货款合计7147440元;2、判令被告广西企业每日按合同标的物价款总额的千分之五支付违约金;3、判令被告贾某某、李某、蔡某、覃某与被告广西企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判令被告贾某某、李某、蔡某在出资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

 

2015年4月,88必发官网接受原告卡特企业的委托,指派张惠民、吴清山律师为其一审诉讼代理人,参加案件的审理。

 

张惠民、吴清山律师代理意见:

一、被告广西企业欠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诉讼合理合法。庭审中,原告出具了双方签订的《产品经销协议书》和《产品代理协议书》,以及双方自开展业务以来签订的《买卖合同》59份(其中按揭21份,分期36份,解除2份),证明广西企业购买卡特企业挖掘机合计价款22163000元;收款凭证86份等证据,证明被告广西企业应付原告57台挖掘机总价款为22163000元,原告实际收到货款14125795.80元(含按揭合同银行贷款6591300元),从而证实广西企业下欠卡特企业挖掘机款8037204.2元(其中欠分期款7147440元,按揭首付代垫款889764.20元)。

二、根据《保证担保合同》,和《担保法》之规定,被告贾某某、蔡某、覃某应承担本案担保责任。

三、被告李某抽逃出资,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经原告申请法院调取的证据证实,李某抽逃出资500万元。庭审中,被告广西企业主张,该500万元系企业股东同意借给李萍使用,并已偿还,并非抽逃出资。这是站不住脚的。1、该组证据中股东会决议、借款合同、收条的制作人、行为人均系本案被告,与本案有利害关系;2、银行入账凭证与被告李某抽逃出资款无关联性,且与2011年度《企业年检报告书》相矛盾。3、还款协议的三方主体和补充协议的四方主体,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该两协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因此,该组证据不具真实性和关联性。

四、被告广西企业提出的有关卡特企业应向其支付销售返利、服务费问题,因本案原告拖欠货款,违反了原、被告双方的约定,不符合享受销售返利、服务费的条件,因此其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卡特企业诉讼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当得到支撑。请求法庭查明事实,依法判决。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
  
卡特企业与广西企业签订的买卖合同,与贾某某、蔡某、覃某签订的保证担保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当共同遵守。卡特企业按照合同约定将挖掘机交付给广西企业后,广西企业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57份买卖合同约定了57台挖掘机的总价款是22163000元,86 份收款凭证证实了卡特企业共收取广西企业涉及57台挖掘机的货款14125795.80 元,两组证据与对账单相互印证,证实广西企业尚欠卡特企业挖掘机款8037204.2元的事实,证实了广西企业尚欠原告分期货款额为7147440 元、按揭首付代垫款额为889764.20元。

贾某某、蔡某、覃某与卡特企业签订《保证担保合同》,对于2012年至2015年广西企业欠原告货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应当承担担保责任,但对于2011年所签订的四个买卖合同所涉及的债务,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故卡特企业要求贾某某、蔡某、覃某承担欠款担保责任,只能承担2012 年以后签订的买卖合同所涉及的6675400元债务的担保责任,不应当对全部欠款承担担保责任。李某未在《保证担保合同》上签字或捺印,卡特企业要求李某承担欠款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撑。

《企业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企业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企业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规定,企业成立后,企业、股东或者企业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企业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 (一)将出资款项转入企业账户验资后又转出。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企业债权人请求抽逃出资的股东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企业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李某将出资款项转入企业账户验资后又转出的行为,属于《企业法》和司法说明上述规定的抽逃资金行为,应在其抽逃资金500 万元本息范围内承担责任。广西企业主张的该500万元系李某借款,并非抽逃出资,所提供的证据不具有客观性,且证据之间有的地方相互矛盾,不能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同时有悖《企业法》上述规定,故对广西企业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卡特企业要求广西企业按合同标的物价款总额每日千分之五支付违约金,虽合同有约定,但约定数额过高,可酌情按照欠款数额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违约金,自2014年1月1 日起计算。

对于广西企业抗辩的服务费、返利、装修费、业务奖励等,广西企业可另行主张权利。

 

一审法院判决:
    
一、被告广西企业给付原告卡特企业34个涉案买卖合同的分期货款7147440元;

二、被告广西企业对上述欠款额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向原告卡特企业支付违约金,违约金自201411日起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

三、被告贾某某、蔡某、覃某对2012年以后签订的30个买卖合同所涉及的欠款6675400元及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在承担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广西企业追偿;

四、被告李某在500万元范围内对被告广西企业偿还原告货款7147440元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五、上述一、二、三、四判决,均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一审判决送达后,被告李某不服,以“原审判决将34个案件合并成一个判决结果,适用程序不当,严重违反民诉法的规定”、“原判认定欠款数额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审判决上诉人李某在抽逃出资500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起上诉。启阳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张惠民律师代理卡特企业二审应诉。

 

张惠民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原审程序合法、有效,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因涉案34案原、被告主体相同、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货款)、且庭审中已经原、被告各方同意,原审决定将34案合并审理依法有据;原审判决书在列明34案案号及各案诉讼标的额的前提下,依法查证属实,支撑被上诉人的全部请求数额,将34案诉讼请求标的额合并判决并无不当。合并审理的案件合并判决不违背民诉法的上述规定,也不损害任何一方合法利益或加重其责任,且本案其他原审四被告对此服判未上诉,请二审予以维持。

2、如上所述,原判已列明34案案号及各案诉讼标的额,上诉人可以对34案或部分案件或某个案件提出上诉。由于上诉人的上诉并未对34案中的部分案件或某个案件提出不同的、具体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因此“致使上诉人不能对其中某个案件单独上诉”的上诉理由无事实支撑,上诉人诉称原判剥夺其选择上诉权不能成立。

3、鉴于上诉人上诉称广西企业的已付款“是无法区别到具体的每台付款数”,所以对算总账、结清货款双方均可接受。事实上,并非上诉人诉称的“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证实每台机器实欠具体数”,被上诉人按照合同约定的分期付款进度记账、计算的34案每案的请求数额是正确的,与总账一致并不矛盾;矛盾的是上诉人明知欠款属实,故意谎称其付款“无法区别到具体的每台付款数”,目的是制造混乱、逃避责任,且未提供证据证明,显然是不成立的。因此,原审将被上诉人所诉34案的标的总额合并审理并判决,就本案来讲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不仅有助于简化诉讼程序,实现诉讼经济,更重要的是可以防止当事人推诿扯皮、推卸责任、拖延诉讼以及分案裁判之间的矛盾。对此,原审合并判决是正确的,并无不当

二、原审认定数据正确无误,上诉人上诉称证据不足与事实不符。

1、原审判决认定合计购机总价款22163000元正确,原审被告广西企业持有异议不成立。

其中:分期购机价款13419500元,按揭购机价款8743500元。在被上诉人一审举证的分期价款13419500元中,是包含2份已付清货款和34份未付清货款合同的,总计应为36份分期合同。2份已付清货款合同额为631500元,34份未付清货款合同额为12788000元,合计分期购机价款13419500元;如果2份已付清货款合同的631500元不计算在内,是会减少广西企业付款数额的。为全面、准确确定付款总额,防止发生歧义,认定36份分期合同为宜;但一审认定的分期合同总价款13419500元是正确的,应予维持。

2、被上诉人与原审被告广西企业签订分期购机合同36份(含已结清的2份),合同总价款13419500元;签订按揭购机合同21份,合同总价款8743500元,两项合计22163000元,原审被告广西企业应与被上诉人结清。根据被上诉人原审举证的86份收款凭证(银行凭证39份、收据47份)及4份扣款凭证可以证明:包含银行按揭贷款付款6591300元在内,原审被告广西企业实付总款额为14125795.80元(其中:含分期购机合同付款6272060元;含银行按揭付款在内的按揭购机合同付款7853735.80元),尚欠货款8037204.20元未付,其中:尚欠分期购机合同款7147440元;尚欠按揭购机合同首付代垫款889764.20元(不在本案诉讼请求范围内),且上诉人原审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足以证明被上诉人34案诉请的分期购机合同欠款7147440元是正确的。

三、原审四被告广西企业、贾某某、蔡某、覃某服判未上诉,足以证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二审李某虽上诉称“真金白银”分期付款9065917.24元,但未向法庭举证证明,其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1原审被告广西企业2016年6月14日二审提供了“分期客户付款明细”,所附84份单据(金额9265999.31元),均涵盖在被上诉人一审举证数额的范围内,且与其2015422日一审提供的54份(共计5994245元)证据有重复,重复部分无须再行举证;未重复部分(系一审未举证)均为2013年底以前的单据,根据法律和司法说明的相关规定不属二审新证据不应予以采纳;且广西企业一审服判未上诉,无权依此组证据再行争议、主张权利。

2、根据上述单据上的记载内容,有的为“保证金”(50万元),不是购机付款;有的属按合同付款进度付的全部或部分“按揭款”(1752070+566400元)、“付放贷客户保险费及按揭费”( 10148.40元)、按揭代垫付款(1110290.91元)等,均不属“分期客户付款”。 广西企业以其上述非分期客户付款充当、冒充分期客户付款予以举证,其主张不能成立。

3、原审被告广西企业一审举证称付款5994245元;现二审开庭又称分期付款9265999.31元,庭下对账又增加付款5290.89元,数据一次次变化,一次一个样,足以证明其企业账目不完整、不全面、严重瑕疵,不足为据。

四、上诉人诉称享有2312105.13元债权“有权要求冲抵货款”不成立。

上诉人上诉所称的三包服务费479600元、销售返利443680元、费用支撑750000元、装修费用233120元、调机运费26000元、奖励2000元及税金377705.13元合计2312105.13元均为其单方陈述,且无证据支撑,被上诉人始终不予认可。对此,原判已告知上诉方可另行主张权利,因此上述有关费用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在本案审理范围内,上诉方可根据代理协议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五、原审认定上诉人抽逃出资500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为逃避承担法律责任虚构“借款”一说不能成立。

根据原审查证属实的证据看,原审被告广西企业的三股东500万元出资于2011年8月5日汇入企业临时账户,广西汇力会计师事务所8月5日出具验资报告,8月9日企业经登记设立。2011年8月12日,上诉人李某将连同其他二股东在内的出资转至其个人账户,并当日通过转账、取现予以支配,500万元的股东出资最终全部由其个人抽逃。据此,原审判决其在“抽逃出资”500万元的范围内承担本案民事责任符合相关法律和司法说明的规定,并未超过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金额。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不成立,是对被上诉人诉讼请求的误读,无任何事实依据。

 

综上所述,原审四被告广西企业、贾某、蔡某、覃某服判不上诉;上诉人上诉且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及理由均不成立。为维护正常的的交易秩序和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建议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如下:1、一审法院将卡特企业所诉34 件案件合并审理并出具同一份判决是否得当;2、一审判决认定广西企业已经支付卡特企业的货款是否正确;3、上诉人李某是否应在500 万元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关于焦点一,广西企业对其与卡特企业订立的2011年度的《产品经销协议书》、2012 年度《产品代理协议书》均无异议,对卡特企业一审提交的为履行上述协议而订立的57 份挖掘机买卖合同的真实性亦无异议,故一审判决认定双方成立买卖合同的事实并无不当。2015 年9 月22 日开庭审理时,一审法院告知双方当事人将涉案34 件案件合并审理并征求当事人意见时,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上诉人李某、原审被告广西企业、蔡某、覃某对卡特企业的诉求及证据一并进行了答辩和质证,亦未提交证据证明86 次转款(其中银行凭证39份、收款收据47份、扣款凭证4份) 系针对上述57 台挖掘机的那一台具体设备而支付的货款。二审中,原审被告广西企业亦认可其向卡特企业的转款明细中部分未载明转款用途,亦不能确定该部分转款单据系针对哪份合同、哪台设备而支付的价款,故卡特企业与广西企业之间挖掘机买卖业务是连续的,付款也是连续的,双方当事人应一并对该阶段的买卖货物的货款共同进行结算,一审法院据此并案审理并判决并无不当。

关于焦点二,一审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李某、原审被告广西企业对卡特企业提交的57 份买卖合同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对卡特企业提交的86 份收款凭证证明广西企业已经支付1412. 57958 万元亦无异议,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采信。上诉人李某称一审判决认定广西企业支付给卡特企业的货款数额不正确,但并未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原审被告广西企业、上诉人李某及被上诉人卡特企业均认可广西企业的付款无法区分到具体的每台设备,故一审判决依据涉案合同的总价款2216. 3 万元,扣除广西企业实际已经实际支付货款共计1412. 57958 万元,扣除垫付按揭首付款88. 97642 万元 (另案主张),对卡特企业向广西企业主张未支付剩余货款714. 744 万元予以支撑并无不当。

关于焦点三,广西企业于2011年8 月5 日出资并经验资,其控股股东李某(持股60%) 于2011 年8 月12 日即将500. 046611万元注册资金从广西企业转至其个人账户,故一审判决认定李某抽逃出资并无不当。

李某在将上述500. 046611万元转至其个人账户后,又陆续通过银行向广西企业转款13 笔(共计为101. 668511 万元),银行为之出具的入账通知载明的汇款用途为“李某归还借款”,即李某在抽逃上述出资后,又以归还借款的名义返还101.668511万元,故李某实际占有广西企业资金398.3781万元(500. 046611-101. 668511=398. 3781)。

对于李某通过银行向广西企业另6 笔转款(共计31.7781 万元)、重庆斗山工程机械有限企业向广西企业4 笔转款、广西科联机械有限企业向广西企业2 笔转款(共计379 万元),银行为之出具的回单载明的用途“往来款”“大额转网内借款”、“大额转网内代斗山支付款”,均未能体现转款的实际用途及代李某归还借款的意思表示,即该宗转款与李某归还广西企业出资无关联性,对李某称该宗转款系重庆斗山工程机械有限企业、广西科联机械有限企业代其归还借款,应从上述款项中予以扣除的陈述,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广西企业为李某出具的时间2012 年12 月5 日收据,载明“今收到李某归还借款1. 4 万元”,但未提交通过银行转款的回单等其他证据,对于该份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上诉人李某利用其在广西企业的控股地位在企业验资后7 日即抽逃出资,虽李某陆续向企业退还101. 668511 万元,但至本案诉讼之日尚未全部补足,上述行为客观上降低了广西企业的对外偿还债务的能力,已经对卡特企业的债权造成损害,故上诉人应在其300 万元的实际出资范围内对广西企业不能清偿卡特企业债权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一审判令上诉人在500 万元范围内对厂西企业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2014)沭商初字第139141  143144  148174  180181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及一审诉讼费负担部分;

二、变更山东省临沭县人民法院(2014)沭商初字第139141  143144  148174  180181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上诉人李某在300万元范围内对广西企业偿还卡特企业货款7147440元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本案历经三个年头的审理最终尘埃落地,其成功之处在于:将34个买卖合同的案件合并审理合并判决;在双方无认可对账清单的情况下,将涉及合同金额2216.3万元、欠款金额714.744万元的债权准确判定;依法对涉案债务保证人、抽逃出资人判明了所应承担的民事责任,维护了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企业山东临沂石油分企业诉赵某某、临沂市兰山区某某加油站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再审案

下一篇: 山东卫士植保机械有限企业诉南京某某机械设备有限企业、 周某某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