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段某某诉崔某某、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7/4/10 15:51:28 阅读数:


段某某诉崔某某、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14)东民一初字第3189号

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日民一终字第482号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茌平县某某汽车运输有限企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段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兰陵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茌平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崔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兰陵县。

原审被告:齐某某,男,成年,汉族,住山东省茌平县。

 

案情经过:

2013年11月10日0时45分许,被告崔某某驾驶鲁Q某牌号车辆行驶至日兰高速公路37KM处时,与被告齐某某驾驶的鲁P某牌号车辆相撞,致乘坐鲁Q某牌号车辆的原告段某某被甩出车外,造成段某某的双腿部等部位被车辆挤压严重致双下肢截肢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崔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齐某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段某某于2014年7月29日诉至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七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940901.01元。

 

事故发生后,原告段某某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委托88必发官网葛继静、赵骞律师为其代理诉讼进行索赔。

 

葛继静、赵骞律师一审代理意见:

一、本案原告段某某要求各被告承担的各项损失均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依法予以支撑 。

根据原告在庭审中提供的《宅基地转让协议书》、《赵官庄居委会证明》、《房款收条》、《交纳电费单据》、《兰陵县规划证明》等证据可以充分证明原告段某某自事故发生时间计算在城镇已居住满一年,所以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处理意见规定:对于农村人口在城镇住所地至起诉时已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其人身损害赔偿可以按照城镇标准处理。

原告庭审中提供的日人法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217号《伤情伤残鉴定意见书》系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委托鉴定,程序合法、适用依据正确,各被告在没有相反证据的前提下,提请法庭不予支撑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重新鉴定申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26条之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年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因此原告在庭审中提供的上海精博假肢矫形器有限企业出具的《关于段某某配置残疾辅助器具(假肢)的证明》符合法律规定,结合原告段某某的伤情和家中三个未成年子女的实际情况,应当全额支撑其假肢费和维修费用。

二、被告崔某某与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庭审中,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提供的《车辆买卖合同》、《个人借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证据不能够证明其主张。首先无法确认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其次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不包含九座及以下乘用车,所以说即使《车辆买卖合同》是真实的也超出了其经营范围。同时,被告崔某某、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也未提供被告崔某某的购车付款凭证及分期付款凭证。而且鲁Q某牌号车辆行驶证上显示该车辆的所有人是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被告崔某某在交警部门的询问笔录中也承认鲁Q某牌号车辆是挂靠在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处。综合以上案情,被告崔某某与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之间应是挂靠关系而非买卖关系,所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

三、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原告段某某的损失。

根据原告段某某在庭前申请法院从交警部门调取的询问笔录可以看出:

1、被告崔某某在2013年11月21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我车右边撞的前车后边,我刹车,那车往前走了七、八米,我撞车时听见副驾驶位上的段某某叫了一声,我车也向前两三米远,这时我车门被前车挂走了,我又听段某某叫了一声,然后我车就停住了,我下车看见段某某的右腿没了,…”

2、救护人员许某某在2013年12月2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我看见一个伤者躺在车的右侧,当时有一部分在车子外部,有一部分在车子内部,但不深,因为当时探身够了一下,…”

3、救护人员潘某在2013年11月28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当时看见伤者在后车的车底下,位置在右前轮附近,当时右前轮撞的斜朝西北,离车前保险杠有点空,伤员在轮前的位置上,…后又到伤者躺着的地方在车底下把腿拎出来了…当时车轮撞扁了,但是好像没掉下来。人在轮子内侧车底下…”。

以上人员的询问笔录可以说明原告段某某发生事故后被救护前身体部分处于其乘坐的车底、右前轮附近,其断腿处于车底位置。被告崔某某驾驶的车在事故发生的瞬间右车门被挂走,原告段某某又是坐在副驾驶位置,其被甩出车门的可能性非常大。同时原告段某某在庭审中提供的事故发生后车辆的损失照片,也能说明原告段某某被瞬间甩出车门的空间可能性。虽事故现场没有摄像头,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108条: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所以说原告在事故发生的瞬间已转化为其乘坐车的第三者,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原告段某某的损失,提请法院结合相关事实和证据予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

    交警事故卷宗中当事人询问笔录可证实事故发生后段某某掉落至车下,断腿自车下捡出,但段某某无证据证明其双腿截肢系其掉落车下后被其乘坐车辆碾压所致,故段某某不应转化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故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作为段某某乘坐的鲁Q某牌号车辆的交强险投保企业不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关于鲁Q某牌号车辆的责任承担,被告崔某某、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提交的证据能证明该车辆系崔某某自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购买,但该车道路运输证登记业主为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亦即该车辆以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的名义从事运输经营,应视为车辆挂靠在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名下,被告崔某某与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就赔偿义务应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原告段某某的损失,本院依据法律规定认定应按照城镇标准支撑原告段某某的损失,假肢费用根据原告段某某提供的证据应予支撑。

   

一审法院判决:

    一、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段某某医疗费10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8000元、残疾赔偿金102000元,共计120000元;

二、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段某某残疾赔偿金、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安装假肢费用、后续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共计729578.49元;

三、被告张某某赔偿原告段某某安装假肢期间的住宿费、餐费2990.4元;

四、被告茌平县某某汽车运输有限企业对上述第三项中被告张某某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被告崔某某赔偿原告段某某残疾赔偿金、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安装假肢费用、后续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共计1634827.41元;

六、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对上述第五项中被告崔某某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七、驳回原告段某某对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齐某某的诉讼请求及本案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送达后,原告段某某虽不服判决驳回其对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的诉讼请求,后因费用问题未上诉;但被告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在法定期限内以“本案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保险金支付义务”等为由提起上诉。二审赵骞律师继续接受指派为段某某代理本案诉讼。

 

赵骞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应对段某某承担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的保险赔偿责任。具体理由如下:

1、机动车辆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能永久地置身于车辆之上,故,交强险、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系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身份,是依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发生身份变化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公布的案例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意见规定:车上人员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摔出车外后与所乘机动车发生碰撞导致人身伤亡,除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人应按照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承担保险责任。因此,受害人在事故中因某种原因导致其处于车外又与本车发生碰撞或被本车碾压致其受到伤害时,其作为第三者主张权利应依法予以支撑。

2、本案通过段某某原审申请调取的肇事当事人及两名救护人员在交警所做的询问笔录内容(一审代理意见有详述),能相互印证伤者段某某发生事故后被救护前身体部分处于其乘坐的机动车底,右车轮附近,其断腿处于本车车底位置,崔某某驾驶该车在相撞时车门被挂走,段某某乘坐副驾驶位置,甩出车外可能性大,这与抢救时段某某处于车底位置这一事实亦可佐证。结合段某某受伤部位系双腿扎断的伤情,这足以推定段某某之伤至少有部分系在车外与本车形成。据此,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理应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对段某某承担理赔责任。对此,提请二审法院予以支撑。

二、一审判决对赔偿总额的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二审应予维持。

具体代理意见一审已有详述,在此不再赘述。上诉人上诉请求调减赔偿金额,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但对一审判决其承担的赔偿数额,上诉请求依法应由其投保企业(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支付保险金责任,代理人无异议,人民法院应予支撑,这样更有利于受害人及时得到受偿,体现司法公平、公正。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即被上诉人段某某作为被保险车辆的车上人员,能否转化为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中的第三者。受害人在事故中因某种原因导致其处于车外又与本车发生碰撞或被本车碾压致其受到伤害时,其作为第三者主张权利应予支撑。段某某所受伤害依据现有证据分析如下:段某某陈述事故发生时,其坐前排副驾驶位置,两车碰撞瞬间被甩出车外,掉落于其车辆右前轮和大架之间,车辆由于惯性仍在前行,致两腿被碾压。被上诉人崔某某在2013年11月21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我车右边撞的前车后边,我刹车,那车往前走了七、八米,我撞车时听见副驾驶位上的段某某叫了一声,我车也向前两三米远,这时我车门被前车挂走了,我又听段某某叫了一声,然后我车就停住了,我下车看见段某某的右腿没了,…”救护人员许某某在2013年12月2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我看见一个伤者躺在车的右侧,当时有一部分在车子外部,有一部分在车子内部,但不深,因为当时探身够了一下,…”救护人员潘某在2013年11月28日交警询问笔录中称:“…当时看见伤者在后车的车底下,位置在右前轮附近,当时右前轮撞的斜朝西北,离车前保险杠有点空,伤员在轮前的位置上,…后又到伤者躺着的地方在车底下把腿拎出来了…当时车轮撞扁了,但是好像没掉下来。人在轮子内侧车底下…”。上述证据可以证实,段某某被甩出车外的可能性大,且抢救时段某某处于车底位置这一事实亦可佐证,两名救护人员与案件无利害关系,其在交警部门所作笔录应予采信。因案件突发性、瞬间性等原因,事发当时的境况难以还原,根据法律规定,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应从其规定。结合案件实际情况,由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内赔偿被上诉人段某某的损失应予支撑。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14)东民一初字第3189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项及诉讼费用负担部分,其中第一项赔偿款项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聊城中心支企业已履行完毕;

二、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被上诉人段某某医疗费1万元、残疾赔偿金11万元,共计12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三、被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被上诉人段某某残疾赔偿金、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安装假肢费用、后续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30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四、变更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14)东民一初字第3189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被上诉人崔某某赔偿被上诉人段某某残疾赔偿金、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安装假肢费用、后续护理费、轮椅费、坐便器费等共计1211494.41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五、变更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14)东民一初字第3189号民事判决第六项为:上诉人兰陵县某某运输有限企业对上述第四项中被上诉人崔某某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已支付被上诉人段某某20万元,余款1011494.41元,自2017年1月1日起按月支付,每月25日前支付1万元,至该义务付清止,如逾期未付,则就剩余未付款项一次性全部履行。

六、变更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14)东民一初字第3189号民事判决第七项为:驳回被上诉人段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赵骞律师作为段某某的代理人在上诉审中积极发挥作用,特别是将车上人员(段某某)在事故中如何转化为第三者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作了充分论述,与上诉人“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受害人段某某的损失”的意见最终被二审法院所采纳。二审判决各有关当事人赔偿损失共计2484063.30元,其中改判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企业临沂中心支企业赔偿42万元,为段某某及早得到较大额受偿,律师作了勤勉尽责的代理,最大程度上保障和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山东卫士植保机械有限企业诉南京某某机械设备有限企业、 周某某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临沂鹏程木业有限责任企业诉临沂市某华建材有限企业侵害著作权及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