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韩某贩卖毒品案

2017/12/13 9:04:17 阅读数:


韩某贩卖毒品案

临沂市公安局某区分局(刑)诉字[2017]10042号案

临沂某区人民检察院公诉刑不诉[2017]5号案

案件当事人

犯罪嫌疑人:韩某(化名),男,居民,无业。

案件事实经过:

临沂市公安局某区分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犯罪嫌疑人韩某自20161029日至20161111日,通过微信的方式从微信昵称“三水”的男子处购得毒品,通过微信方式向沈某、王某(已另案处理)贩卖毒品五起:

1.20161029日,韩某在临沂市某区工业三路与解放路交汇南200米路东惠民早餐处以200元的价格将一小包长宽约1公分的冰毒贩卖给沈某并从中扣取部分自己吸食。

2.2016116日,韩某在临沂市某区启阳路山北头公交站牌处以100元的价格将一小包长宽约1公分的冰毒贩卖给沈某并从中扣取部分自己吸食。

3. 2016116日,韩某在临沂市某区武德村委广告牌处以200元的价格将一小包长宽约1公分的冰毒贩卖给沈某并从中扣取部分自己吸食。

4. 2016111116时许,韩某在临沂市某区马厂湖水泥厂对过以200元的价格将一小包长宽约1公分的冰毒贩卖给沈某并从中扣取部分自己吸食。

5. 20161110日,韩某在临沂市某区西叠庄路口以200元的价格将一小包长宽约1公分的病毒贩卖给沈某并从中扣取部分自己吸食。

本案由临沂市公安局某区分局侦查终结,以犯罪嫌疑人韩某涉嫌贩卖毒品罪,于2017年3月15日向临沂某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经授权委托,本所朱玉琳、孙堃律师担任犯罪嫌疑人韩某辩护人。

朱玉琳、孙堃律师的辩护意见

一、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买卖毒品行为不以牟利为目的,实为代购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方式是买毒者通过微信向犯罪嫌疑人转账,犯罪嫌疑人再将款项转给“三水”,犯罪嫌疑人从购买的毒品中扣取少量供自己吸食,买毒者购买毒品亦是自己吸食。

犯罪嫌疑人在为他人代购毒品行为中,均是将买毒人的原款项直接转给卖毒人“三水”,从中不赚取任何差价,其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毒品的行为并不以牟利为目的。在我国吸毒行为本身以及为吸毒而购买或者持有少量毒品的行为均不构成犯罪。犯罪嫌疑人不以牟利为目的,为吸毒者代购用于吸食的毒品的行为,与其自身购买用于吸食的毒品的行为在本质上相似。这种情况下犯罪嫌疑人作为代购者只是充当了吸毒者购买毒品行为的代理人,吸毒者和犯罪嫌疑人的目的均在于吸食和消费毒品,而不是促进毒品流通和贩卖。因此,犯罪嫌疑人为他人代购仅供吸食的毒品且未牟利的,不符合贩卖毒品罪的主客观要件,不应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二、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代购毒品数量未达到定罪量刑的法定标准,也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

200812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称《座谈会纪要》)规定:“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毒品数量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对托购者、代购者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非法持有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非法持有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根据公安机关的侦查材料证实,犯罪嫌疑人代购的0.7克甲基苯丙胺价格约400元,犯罪嫌疑人先后为他人代购了900元毒品尚不足2克。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的规定,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犯罪嫌疑人代购毒品数量未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不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不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论处。

三、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代购毒品过程中扣取少量毒品供自己吸食,该行为应以盗窃罪论处。

犯罪嫌疑人为他人代购毒品并未从中赚取差价利益,仅是在将代购毒品交与买毒者前自己私下扣取部分供自己吸食,实质上是一种盗窃毒品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一条规定:“……盗窃毒品等违禁品,应当按照盗窃罪处理的,根据情节轻重量刑。”犯罪嫌疑人行为应以盗窃罪论处。

四、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盗窃毒品数量极少,社会危险性小,该行为系初犯,且无犯罪前科,建议不起诉。

经犯罪嫌疑人供述,其先后从买毒者购买毒品中扣取共约0.7克,尚不足非法持有毒品罪法定最低标准的十分之一,盗窃数量极少,而且其盗窃毒品系供自己吸食,并没有用于贩卖、运输等将毒品流入社会,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小。

另外,犯罪嫌疑人无犯罪前科,系初犯,认罪态度良好,已认识到自身行为的违法性及危害性,悔罪深刻。考虑犯罪嫌疑人年龄小,本着教育和惩罚相适应的原则,对犯罪嫌疑人宽大处理,将其置于社会更有利于成长。

综上,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不符合贩卖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构成要件,依法以盗窃罪论处更为适当,但考虑其行为社会危险性较小,且盗窃数量少,情节显著轻微。因此,辩护人建议公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韩某做不起诉处理。

某检察院认为:

临沂市公安局某区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韩某在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的过程中谋取利润,不符合起诉条件。

某检察院决定:

决定对韩某不起诉。

 

该决定书依法生效,韩某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全案终结。



上一篇: 周某某诉兰陵县人民政府、第三人周长伦房屋登记纠纷案

下一篇: 李某某诉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某社区居民委员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