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苍山县向城镇某某村村民委员会诉司马某某等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

2018/1/16 9:20:19 阅读数:


苍山县向城镇某某村村民委员会诉司马某某等

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临民三初字第22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苍山县向城镇某某村村民委员会

被告:司马某某

被告: 苍山县某某石子厂

被告:江某某

 

案情经过:

2005年8月28日,原告某某村委与被告司马某某签订《山场承包合同书》,约定原告将坐落于某某村前豆瓣山及村东黑山东侧的山场发包给被告司马某某经营管理。山场面积为:南北长100米,东西长50米,豆瓣山为整个山场;四至为:西南靠邵庄山场,北靠责任田,南靠邵庄山场,东靠石龙山山场。期限为20年,自2005年9月1日至2025年9月1日,承包款每年2000元,共计40000元。该合同第六条约定:“承包期间乙(司马某某)有自主经营权,乙方并承担开发山场所需要的一切税费”。第十一条约定:“本合同不得因村领导班子的变更而解除或终止,新的领导班子必须严格履行本合同”。

2009年6月11日,原告某某村委向苍山县国土资源局递交申请书,称“我村东南山有石灰岩资源,该山是一座秃山,因位置较高,没有灌溉条件,无法绿化。为充分合理利用资源,促进我村经济发展,经村支两委研究,决定对该处石灰岩资源开发,开办采石场。”该申请书陈述的情况经由苍山县向城镇人民政府核实。2009年11月24日,苍山县向城镇国土资源所出具《关于苍山县某某石子厂申请划定矿区范围的初审意见》,认为“某某石子厂申请划定矿区范围的材料齐全,无违法开采行为,符合办理相关手续的条件”。

2009年12月18日,被告司马某某在何庄矿区建筑石料用石灰岩采矿权挂牌出让活动中以人民币57万元竞得采矿权。该竞标结果由苍山县公证处现场公证。

2010年3月1日,被告司马某某以其个人财产出资60万元登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名称为“苍山县某某石子厂”,经营范围为建筑石料用灰岩开采、加工、销售。

2012年10月9日,被告某某石子厂(法定代表人为司马某某)作为转让方,被告江某某、案外人董学海、王磊作为受让方签订《苍山县某某石子厂转让合同》,约定将某某石子厂转让给受让方,转让标的包括开采手续、山场及土地承包合同、石子加工设备、地上附着物相关手续,转让价格为116万元(已付51万元,剩余65万元于2013年1月30日前付清),并约定受让方每生产一吨石子,转让方(即司马某某)提取0.8元,开采结束后,场地的恢复由受让方负责。如受让方不按时付清余款,转让方有权解除合同。

2013年11月15日,被告某某石子厂委托被告江某某作为“指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经办某某石子厂的变更投资人手续。2013年11月19日,被告司马某某将某某石子厂的全部出资及与此相关的权益转让给案外人张庆娥,转让价格为60万元。同日,某某石子厂的工商登记投资人姓名由被告司马某某变更为张庆娥。2014年3月14日,被告司马某某将审批范围内的采矿权转让给张庆娥,转让费60万元。

 

三被告接到民事起诉状后,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委托88必发官网李洪军、孙堃律师代为应诉。

 

李洪军、孙堃律师代理意见:

一、被告司马某某承包土地行为合法有效,且土地用于矿山开采

被告司马某某提交的《某某村村民会议决定》和原告申请办理采矿手续《申请书》证实了荒山承包行为已经过村民会议同意,并经县政府批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应当事先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被告司马某某承包土地行为合法有效,且原告自认涉案土地系秃山,用于矿山开采。被告司马某某于2009年合法取得采矿权,其采矿行为合法,手续齐全。

二、被告某某石子厂合法受让采矿权,与司马某某合作开采行为合法

张庆娥依据与司马某某签订的《出资转让协议》合法取得某某石子厂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某某石子厂依据与司马某某签订的《页岩矿转让合同》合法取得涉案承包土地的采矿权。司马某某先后转让了石子厂经营权和采矿权,但并没有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而是与某某石子厂合作开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十四条规定:“承包方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包方仅以该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未报其备案为由,请求确认合同无效的,不予支撑。”被告某某石子厂与司马某某的合作开采行为合法有效。

三、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和法律规定的支撑,依法不能成立

第一,原告发包的土地范围实际是原村委各组在山上采石留下的石坑和村委废弃的石灰窑,并非农业用地。承包合同中虽未约定承包土地的用途,但原告向苍山县国土资源局申请过采矿手续的申请书上已经明确了该宗土地实际是用于石灰石的开采。被告司马某某承包期间并无任何违约情况,更谈不上根本违约,原告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依法不应得到支撑。

第二,被告苍山县某某石子厂合法取得采矿权,与被告司马某某合作经营,开采手续齐全,开采行为合法。

第三,原告在向苍山县国土资源局申请采矿手续时已自认承包土地系秃山,无绿化可能性,因此不存在山体损害、植被破坏的可能性,而且原告主张恢复建设费用并未实际发生,其诉讼请求无证据支撑。

被告司马某某承包土地期间不存在违约行为,被告某某石子厂开采行为合法。而且被告自2009年以来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正常经营无此纠纷发生。因此,本案纠纷产生的本质原因是原告村支两委换届、且目前石灰石开采经营利润较好,使个别村委干部和部分村民眼红所导致。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规定的支撑。

 

法院认为:

本案的焦点为:被告司马某某与原告某某村委签订的《山场承包合同书》应否解除,被告司马某某、某某石子厂、江某某应否返还原告涉案山场并赔偿原告各项损失510万元。

原告主张解除山场承包合同主要基于以下两点理由:1、被告违反合同约定对山场进行破坏性开采;2、被告司马某某未经原告同意将山场承包经营权转让,构成严重违约,致使合同自的无法实现。但本院认为原告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原告与被告司马某某于2005年8月28日签订的《山场承包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真实有效的合同。合同对承包山场的面积、期限、承包费等事项进行了约定,但并未明确约定土地用途,未约定不得用于矿山开采等,且合同第六条约定承包期间司马某某有权自主经营。原告在向苍山县国主资源局提交的申请书中称涉案山场为一座秃山,无灌溉条件、无法绿化,因有石灰岩资源,申请开办采石场。该申请书中原告的陈述构成对事实情况的自认,能够证明涉案山场当时并不具备耕地、草地等农业用地的地况。原告提供的相关证据并不能证明被告的开采行为对山体或周边农田造成了破坏性影响。因此,原告以被告违反合同约定、进行破坏性开采为由主张涉案《山场承包合同书》应当解除,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撑。

结合本案的证据可以认定,被告司马某某、某某石子厂具有合法的采矿权;至于被告的开采手续是否齐全、被告是否对涉案土地取得建设用地征地审批、是否取得矿业用地使用权等,系相关行政部门的审查、审批范畴,不属于本案民事合同审理范围,也不影响涉案民事合同的效力。因此,原告以被告开采手续不齐全、未办理征地手续为由主张《山场承包合同书》解除,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撑。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家庭承包)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该条款是对家庭承包经营权流转的相关规定。且,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将承包经营权转让他人的,发包方可以主张转让合同或转让行为无效或解除,而并非原承包合同无效或解除。本案中,原告若主张被告司马某某未经其同意将承包经营权转让给他人,可以要求解除转让合同,而非解除原合同,即原告与司马某某签订的承包合同。另外,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司司马某某将采矿权及相关权益的转让,并未导致原承包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因此,原告以被告司马某某未经其同意转让承包经营权,并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为由,主张解除涉案承包合同,缺乏充分证据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撑。

发包人将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之外的人,是否经过民主议定程序,系作为发包人的村民委员会是否严格履行内部职责的问题,发包人不能以自身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而主张承包合同无效或解除。故原告以发包、承包山场违反民主议定程序为由主张合同解除,本院不予支撑。

根据《合同法》第六条的规定,合同当事人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存在违反合同约定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等情形的前提下,原告主张解除《山场承包合同书》的诉求,本院不予支撑。进而,原告要求被告返还涉案山场的诉求,也不应予以支撑。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原告主张的赔偿损失,需建立在“山体损害、植被破坏、道路损害”等事实的基础上,而原告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且因原告解除合同、返还山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支撑,其申请对“恢复被破坏的土地、山场等所需费用”进行评估、鉴定,并提出赔偿损失510万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撑。

   

法院判决:

驳回原告苍山县向城镇某某村村民委员会的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依法发生法律效力。本案的代理重点在于合同法之目的即是维护合同各方的交易安全,任何一方不得随意解除合同,侵犯其他合同主体的合法权益。律师在代理工作中,到相关单位及工地走访、调查案件事实,收集案件材料,制定严密的诉讼方案,最终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李某某诉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某社区居民委员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王某某等九原告诉刘某某合伙协议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