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解某某诉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2018/8/1 17:10:06 阅读数:


解某某诉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山东某某建设

有限企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临商初字第108号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鲁民终1017号案

案件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临沂分企业

被上诉人 (原审原告):解某某,男,汉族,居民。

原审被告:青岛某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

原审被告: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

案件事实经过:

2012年10月10日,案外人山东某某置业有限公司与原审被告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以下简称中核企业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山东某某置业有限企业作为发包人,将“鲁南国际工业品采购中心一期A区工程”33栋楼房的土建及安装工程承包给中核企业,合同工期240天,建筑面积约为15万㎡,合同总价款暂按建筑面积1200元/定为1.8亿元。合同38条约定:未经发包人同意,不得分包、肢解工程转包。

2012年11月25日,核建企业与上诉人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山东某企业)签订鲁南国际工业品采购中心一期A区工程《施工合》,核建企业将其上述承包的部分工程(12栋楼土建及安装工程)分包给山东某企业。《施工合同》约定:建筑面积约58500,合同价款7020万元,核建司与山东某企业双方共同成立“鲁南国际工业品采购中心一期项目部”,由双方派出主要施工技术、财务管理、质量安全人员,进行施工现场管理,确保该项目严格按照主合同的约定进行。山东某企业为此成立了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

2012年11月10日,山东某企业与原审被告青岛某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以下简称青岛某企业)签订鲁南国际工业品采购中心一期A区工程《施工合同》,山东某企业将其上述承包的全部工程(12栋楼土建及安装工程)转包给青岛某企业。《施工合同》约定:建筑面积约58500,合同价款2900万元,山东某企业与青岛某企业双方共同成立“鲁南国际工业品采购中心一期项目部”,由双方派出主要施工技术、财务管理、质量安全人员,进行施工现场管理,确保该项目严格按照主合同的约定进行。

2012年12月20日,青岛企业与案外人周某签订《建筑施工工程内部责任承包书》、《工程项目税金管理费收费与工程款支付协议书》,青岛某企业将其上述承包的全部工程(12栋楼土建及安装工程)以内部责任承包的方式承包给周某施工,《建筑施工工程内部责任承包书》约定:周某为本工程项目承包人,是工程项目全面管理的第一责任人。全部工程由周某负责施工建设,工程资金、周某本人和施工现场全部人员工资以及福利待遇费用、机械、材料、物资、租赁费等与工程有关的全部所需,由周某自行筹备,直至达到工程竣工验收备案、最终结算完成、质量保修责任终止为止;周某承担工程全部责任、义务以及全部费用,并承担一切风险责任和费用,自负盈亏。《工程项目税金管理费收费与工程款支付协议书》约定:青岛某企业收取周某工程结算总值的1% 的管理费。

 

2013年3月6日,青岛某企业鲁南采购中心项目部”(购货方)与原告解某某(供货方)、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担保方)签订《模板及木方购销合同书》,合同约定:青岛某企业鲁南采购中心项目部向解某某采购工程所需的模板、木方,模板40元/张(不含税),木方1780元/立方米(不含税)。解某某全额垫资供货,待总承包单位中核建某企业支付给山东某企业工程款时,根据购货方和供货方供货量核算后,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担保购货方7日内支付供货方至总货款的90%,余下10%等总承包单位第二次拨款后7日内一次付清。如购货方不能及时支付货款,担保方承担担保责任,并催促购货方在3日内及时付款。如经担保方催促,购货方3日内仍不能及时付款,担保方同意总承包单位从担保方工程款中代付给供货方,并按照拖欠金额的0.3‰计算日违约金与货款同期扣除支付给供货方,担保方予以认可。截止本合同签订,合同已实际履行三个月,供货方已经提供了价值136万元的模板及木方,购货方及担保方予以确认。

2012年12月2日至2013年5月3日,原告解某某向青岛某企业鲁南采购中心项目部工地供应了价值1948554.52元的木方,供应了价1568800元的模板,供应了价值340857.52元的架板,三项合计货款金额为3858212.04元。由周某雇佣的工作人员罗某某、严某某出具了49张收料单,收料单上载明了品名及规格、单位、数量、单价(部分单据载明了货款金额)。

2013年7月21日,周某复印其身份证,并在复印件上签注:“我同意解某某木材款由甲方代付,但具体数见某某(山东某企业)批款条加盖某某财务章生效!周某2013.7.21”

2013年10月28日,鲁南采购中心中核建某企业第一项目部出具授权委托书,全文如下:中核建某企业:现委托你单位支付我工地解某某木方、模板材料款,共计:3558212元。经分包单位(周某)与解某某协商,分包单位同意先行支付300万元,但具体支付金额待确定甲方拨款金额后,根据工地所欠木方、模板材料款在总欠材料款中所占比例来商议决定。鲁南采购中心中核建某企业第一项目部,2013年10月28日。该授权委托书上加盖了山东某企业鲁南采购中心项目部公章,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工作人员“魏某某”于2013年10月29日在该授权委托书上签字,青岛某企业工作人员“杨某某”于2013年10月29日在该授权委托书上签字。

本案工程的上述工程款,中核建某企业、山东某企业、青岛某企业均自认山东某某置业有限企业与中核建某企业之间、中核建某企业与山东某企业之间、山东某企业与青岛某企业之间,均没有最终结算。

总货款3858212.04元,解某某自认已付货款70万元,下欠货款3158212.04元。解某某诉讼请求为3653702,超过下欠货款3158212元的部分495490元为违约金。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酿成本案诉讼。

 

起诉书送达后,经授权,88必发官网接受委托,指派张惠民、张亮律师担任解某某一审代理人。

 

案件经三次开庭审理,临沂中院2018年1月10日判决:一、被告青岛某企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解某某货款3158212元,违约金495490元,共计3653702元;二、被告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山东某企业对被告青岛某企业本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及本判决确认的青岛某企业应负担的案件受理费、保全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被告中核建某企业对被告青岛某企业本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驳回解某某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送达后,山东某企业及其分企业不服,以原判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当免除保证责任为由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二项,改判驳回解某某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经授权,88必发官网继续接受委托,指派张惠民律师担任解某某二审代理人。

 

张惠民律师二审代理意见

一、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对涉案债务加入,事实清楚;上诉人上诉称该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没有任何依据。

上诉人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与被上诉人解某某于2013年3月6日签订的《模板及木方购销合同书》中约定“如经担保方催促,购货方3日内仍不能及时付款,担保方同意总承包单位从担保方工程款中代付给供货方,并按照拖欠金额的0.3‰计算日违约金与贷款同期扣除支付给供货方,担保方予以认可”,该“代付”的约定,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保证,而应属于债务加入;

同时周某在2013年7月21日在其复印的身份证印件上标注了“我同意解某某木材款由甲方代付,但具体数见某某(山东某企业)批款条,加盖某某财务章生效”,即作出了货款由甲方上诉人山东某企业代付的约定,而在2013年10月29日,上诉人山东某企业出具了一份《授权委托书》,承诺“现委托你单位支付我企业解某某木方、模板材料款,共计:3558212元”,即委托中核建某企业从山东某企业工程款中向解某某支付货款。综合周某作出的“木材款由甲方代付”的约定及《授权委托书》中上诉人山东某企业作出的“委托你单位支付我企业解某某木方、模板材料款”的承诺来看,上诉人作出了自愿代一审被告青岛某企业代付解某某货款的承诺,该承诺并非担保,而是以明示的意思表示,代付解某某的货款,属于债务加入。因此,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对涉案债务是债务加入,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第二个上诉理由不成立.

另外,《模板及木方购销合同书》中只有债务加入的意思表示,且无保证期间、保证方式、保证范围、主债务履行期限等担保要件方面的约定。合同中上诉人债务加入的意思表示和合同外2013年10月28日、29日对中核建某企业出具授权委托书债务加入的承诺,共同构成原审判决认定的债务加入,该认定与本案事实相符。因此上诉人第三个上诉理由主张应当免除保证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在本案中并无任何实际意义。

二、在上诉人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不能免责的情况下,山东某企业不能免责。上诉人的第四个上诉理由不成立。

三、在购销合同上“购货方”处加盖的“青岛某企业鲁南采购中心项目部”印章经与其他生效判决案件中的印章比对,系其项目经理周某默认其下属工作人员刻制、使用的同一印章,上诉人诉称印章虚假不当。原审判决已对此作出正确认定。

四、即便上诉人二审举证其两次收到200万元、300万元工程款,也不能证明其主张的一般保证责任成立;在一般保证不成立的情况下,上诉人也应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判决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提请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山东高院二审认为:

涉案《模板及木方购销合同书》合法有效,各方均应严格履行合同的权利和义务。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山东某企业应否对涉案债务承担清偿责任。首先,对山东某企业关于其对涉案债务承担一般保证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撑。一是《模板及木方购销合同书》约定,如购货方不能及时支付货款,担保方承担担保责任。该约定中不能及时支付货款是指青岛某企业应在中核建企业第一次支付给山东某企业工程款后七日内支付货款,否则应认定不及时付款。这里所约定的并非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故不应认定为一般保证。二是该合同还约定如经担保方催促,购货方3日内仍不能及时付款,担保方同意总承包单位从担保工程款中代付给供货方。该约定保证人放弃了先履行抗辩权,亦不符合一般保证的法律特征。因此,本案可认定为未约定保证方式,依法山东某企业应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次,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债务加入也并无不当。本案中,就涉案工程项目,中核建某企业、山东某企业、青岛某企业作为施工方,系总包、分包、转包关系,且相互间均没有完成最终结算。就解某某对青岛某企业的债务,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向总包单位中核建某企业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其委托总包方用工程款代付涉案债务的意思表示明确。另,一审中山东某企业也认可支付了解某某部分债务。综上,虽然各方对存在的法律关系有争议,但一审判决由山东某企业对涉案债务承担清偿责任认定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另外,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称其受青岛某企业欺骗签订涉案合同,其不应承担保证责任的主张,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撑。

综上所述,上诉人山东某企业、山东某企业临沂分企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山东高院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个建筑施工工程涉及多层非法转包、分包,委托人索要供货材料款引发多方争议,合同权利面临落空受损;代理律师全面分析论证案情,调取、提交相关证据,最终省、市两级法院以债务加入、一般保证不成立的判决结果,支撑和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山东某交通集团有限企业岚山管理处诉华能临沂发电有限企业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诉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