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诉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2018/8/3 14:33:29 阅读数: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诉安徽某某

生物科技有限企业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1民初760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

被告: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

安徽某某生物肥业有限企业

于某某,男,汉族,安徽涡阳县人。

 

案件事实经过: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施可丰企业)分别于2009年10月28日、2014年9月21日取得第5591852号、第12421733号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商品第1类;2012年4月27日,第5591852号“施可丰SHIKEFENG及图”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2013年3月,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安徽生物企业)在蚌埠市工商局登记成立,登记企业名称为安徽施可丰生物肥业有限企业;2014年5月变更登记为现名称。

2017年6月,原告施可丰企业在安徽省涡阳县青疃镇某集市商铺发现被告于某某在销售包装袋标注有:运营商安徽施可丰生物肥业有限企业、生产商安徽某某生物肥业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安徽肥业企业)的驱虫宝有机肥,遂公证取证提起了本案维权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损失50万元、支付合理支出4万元。

 

本案立案后,施可丰企业授权88必发官网代理诉讼。接受委托后,启阳律师事务所指派张惠民、张宜廷律师担任该企业一审代理人参加诉讼。

 

张惠民、张宜廷律师代理意见

 

一、原告依法享有“施可丰”注册商标专用权,其商标、产品、企业名称(字号)在相关公众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

原告创始于1994年,200111月改制为现企业,系专业生产复混肥料、复合肥料、缓控释肥料、增效氮肥、水溶性肥料、硫酸等产品的化工股份有限企业。

200910月、20149月原告经国家工商局商标局核准,依法取得第5591852号、第12421733 “施可丰”注册商标专用权,并用于原告生产的系列复合肥产品。经过长期使用和宣传,原告生产的“施可丰”牌系列复合肥,以其优异的产品质量和商标的显著性,为相关公众熟知并认可。因原告字号与注册商标的一致性,更加强了相关公众对于“施可丰”商标及产品来源于原告企业的认知,使原告的商标、产品及企业名称(字号)在相关公众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施可丰”注册商标先后被山东省工商局、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授予“山东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施可丰” 牌系列复合肥先后被政府主管部门认定为“山东名牌产品”、“国家免检产品”、“中国农民最喜爱的农资品牌”、“中国农资行业最具价值品牌”;原告也先后荣获政府主管部门授予的“中国化肥流通体制改革辉煌10年突出贡献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山东省科学技术奖”、“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证书”、“山东省中小企业科技进步奖”、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科技进步奖”、“广东省科学技术奖励”、“中国专利山东明星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企业”、“2016中国化肥企业100”、“ 2016中国磷复肥企业100”等荣誉称号。

以上事实,有原告的工商登记、商标注册证,相关政府机关颁发的公文及证书证实,被告对相关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足以认定。“施可丰”作为原告的注册商标和企业名称(字号),以及原告生产的“施可丰”牌系列复合肥,在相关公众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原告依法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企业名称(字号)权及产品信誉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二、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是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和销售商,于某某是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商。

经当庭质证,于某某当庭认可系其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虽不认可被诉侵权产品系其生产销售,但在公证保全的“驱虫宝有机肥(硫酸钾)”(以下简被诉侵权产品)的外包装上,明确注明运营商“安徽施可丰生物肥业有限企业”(安徽生物企业2014年5月20日前的企业名称)、生产商安徽肥业企业,地址:中国蚌埠精细化工园区”(安徽肥业企业的企业名称及登记住所),以及“生产许可证:XK13-001-1406”和“登记证号:皖农肥(2012)临字0229号”(安徽肥业企业所有《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和《安徽省肥料临时登记证》编号)。被诉侵权产品的有效标识,均指向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结合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能够证明被诉侵权产品为安徽肥业企业生产,安徽生物企业与安徽肥业企业存在定作关系并将被诉侵权产品销往市场的事实。施可丰企业将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于某某作为被告起诉,符合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安徽生物企业否认委托安徽肥业企业生产被诉侵权产品、二被告否认其生产被诉侵权产品,没有提供任何反驳证据或者充分合理的说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说明》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足以认定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共同生产并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

 三、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非法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及字号相同的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一)“施可丰”是原告取得在先的注册商标和企业名称,且在相关公众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安徽生物企业将“施可丰”作为字号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进行登记,并用于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明显攀附原告商标及企业名称的知名度,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安徽生物企业系原告分支机构,或者存在投资控股、商标许可使用等关系,导致相关公众误认误购,根据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被诉企业名称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或者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承担停止使用、规范使用等民事责任的规定,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的行为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竞合。

(二)2014年5月20日之前,安徽生物企业企业名称为“安徽施可丰生物肥业有限企业”,原、被告之间除注册商标专用权与企业名称权的冲突之外,还存在着企业名称权之间的冲突。2014年5月20日安徽生物企业企业名称变更之后,双方已不存在企业名称的冲突,但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未将标注侵权标识的产品及时召回整改,继续在市面上销售2013年5月份(见当庭拆封公证保全被诉产品内的合格证时间)生产的产品,实际上是将侵权标识“施可丰”作为其产品包装、装潢继续使用,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辩称不构成商标侵权的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四、于某某的行为构成侵权。

(一)第三被告于某某的营业执照虽然系2017年7月13日核准营业,但在证据保全日以前已在工商登记核定的经营场所从事被诉侵权产品等化肥销售业务。根据工商登记核准的经营方式(化肥批发)、原告产品、商标、企业名称的知名度,和于某某本人的学历水平(博士学位,见工商登记),于某某对于其销售的“驱虫宝有机肥(硫酸钾)”为侵权产品应当明知。于某某辩称购进被诉产品系为了自用,且不知是侵权产品,与侵权产品存放地为其经营场所而非家庭住址,且公开销售的事实不符。至于其辩称销售侵权产品时工商登记尚未核准、侵权产品系涡阳县涡北镇新化肥厂附近的马某某供给的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是否经过工商登记、侵权产品的来源于何人并非销售者侵权的构成要件。于某某关于其不构成侵权的答辩理由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于某某销售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生产的本案被诉侵权产品,构成独立的侵权行为。

参照《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九条关于销售者明知是不正当竞争产品而销售的,比照不正当竞争行为处罚的规定,于某某的行为亦构成不正当竞争

五、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并不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2014年5月20日,安徽生物企业通过工商登记变更,不再将“施可丰”作为字号使用,但并没有及时将使用“施可丰”标识的产品召回整改,而是放任大量的侵权产品在市场上流通至今。至原告在维护市场过程中发现于某某销售侵权产品并于2017年6月29日进行证据保全,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的侵权行为一直持续。被告辩称本案超过诉讼时效,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六、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本案的损失赔偿数额应当根据原告因侵权造成的实际损失,或者被告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但是,原告处于复合肥行业排名的前列,多年以来,市场占有率及产品销售量一直处于上升阶段,被告的侵权行为虽然严重,但根据其侵权行为评估给原告造成的具体损失,并进行具体精确的计算,客观上不太可能。根据当庭拆封取得的侵权产品合格证的日期,侵权产品的生产时间为2013年5月,至今仍在市场销售,仅该批次的侵权产品即足以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的产量及销量之大,侵权行为延续的时间之长。安徽生物企业安徽肥业企业拒绝提供其因侵权行为所获收益的证据,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后果。据此,请求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综合本案的事实、证据,本着填补损失、惩戒违法的原则酌情裁量。

 

综上所述,原告请求被告停止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损失,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三被告均没有提供充分的反证以证明其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存在应当减轻或者免除赔偿责任的法定情形,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对此,特提请人民法院依法支撑原告的诉讼请求。

 

开庭审理后,在法院主持调解下,各方当事人达成以下调解协议:

一、被告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赔偿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60000元。

二、对被告安徽某某生物科技有限企业、安徽某某生物肥业有限企业在本协议书生效之日之前存在或可能存在的侵权行为,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承诺放弃请求补偿或赔偿的权利,不再追究。

三、对于某某在本调解协议生效日之前可能实施的侵权行为,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承诺不再追究。

四、案件受理费9600元,减半后收取4800元,由原告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负担。

五、各方就本案再无任何纠纷。

六、本协议经各方当事人签字后生效。

 

2018年5月28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签发(2017)皖01民初760号民事调解书,依法确认了上述调解协议。


上一篇: 解某某诉中国核工业某某建设有限企业、山东某某建设有限企业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 施可丰化工股份有限企业诉湖北某某商贸有限企业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